一股柔蔓的清流
【字號: 新華網( 2019-11-12 10:11)  來源: 甘肅日報  作者: 馬克利

  過去有一首老歌,作者用“叮咚”來形容泉水流動的響聲。那應該是南方的泉水才會有的,在我們北方,特別是西北,斷然是聽不到這種聲音的。也許是地處黃土厚層,又缺少水分的緣故吧,山坡上偶然冒出一股清流來,那是地母的乳汁呀。對活在它周邊的植物和昆蟲來說,那絕對是有生以來最期盼的福祉。它走得很慢,總是在不動聲色地慢慢往前流淌。它長得纖巧勻稱,像南方女子,天生麗質。它周圍的土地,無論夏綠秋黃,清晨或黃昏,都能看見閃著一層白白的透氣的光亮,煞是好看。到了冬天,它的兩側結滿薄冰,再落上一層雪,它的身影更顯迷人。它走得很慢,可能是黃土太松軟了,它們寧可擴大一小寸濕地,也不會讓它快走一步。它長得纖巧勻稱,也可能是周邊的蟲蟲和草草太喜歡它了,大家都相擁而來,搞得它喘不過氣來,縱然前面遇個坎兒,它也無力一躍,而是慢慢滑落,悄無聲息。我讀進祥的散文就是有這樣的感覺。他的散文就像一股柔蔓的清流,而我就是長在水邊的一棵夏草。

  我之所以這樣不厭其煩地講述我的讀后感,就是想要提醒讀者多有一些耐心,一目十行的習慣顯然是不太適合的。他的每一篇散文,都是一段清淺的溪流。他的每一個句子,都有它最原始的語境,那個年代特有的色彩和特有的氣息。一段小溪,有時候會讓你讀出大河的澎湃;片言只語,會讓你感覺到心靈的震顫;一段不經意的敘述,會不期而至地找到你內心最為隱秘的軟處;一個似曾相聞的故事,也許還會勾起你久遠忘卻的記憶。我喜歡讀進祥的散文,它都是原果榨出的鮮汁,而不是勾兌的飲料。

  張賢亮曾經說過他的《綠化樹》,一個人的生活再貧乏,只要他活著,他就不會白活。進祥散文中的素材,大多都取自于他的生活經歷留給他的記憶之庫。其中,最多的是他上大學前后在農村的經歷和工作以后的城市生活。這些散文,最難得的就是能讀出作者對他經歷的時代的所思所想。進祥是做新聞出身的,他有史家的筆觸,有時代最前沿的思考,更有平民化的視角,這都是他的散文行文迥異的特色。每每展讀,會心微笑。現在有他這樣格局的散文家實在稀缺。

  進祥是一位勤勉篤實又很風趣的人,當年奮發進取,砥礪風行,干練果敢,以新聞人自居;中年以后,他已經活成了老酒陳醋,體驗平凡人的快樂,享受家庭的溫暖,既有群居的妙趣,又有獨處的充實,已經將新聞的觸角伸向了文學,早起晚睡,熬燈廢油,真正過上了作家的日子。他的作品受到世人的肯定,屢獲大獎,粉絲也與日俱增,自己也嘗到了嚼干草產鮮奶的滋味。

  也許是突發奇思,抑或是受人蠱惑,這個從小就沒吃過魚的尕娃,老大不小了,有一天忽然說他要吃魚,并且要吃活著的野生的黃河鯉魚,害得夫人每天要給他買魚做魚。還好,他家就住在黃河之濱,下樓過馬路就是黃河的一個大水灣,夫人每天都到那里,就有人賣給她一條剛釣的上好的活魚。夫人天天買魚做魚十分辛苦,他也天天坐享其成吃得津津有味。終于有一天謎底被人揭開,他每天吃的都是人們在河灣放生的魚,好事的人釣上后又以野生的價格再賣與他吃。此魚是魚,然此魚非彼魚也。從此,他再也不想吃魚了,逢人再也不提吃魚的故事。

  這兩天,他貿然休假,給自己惹來了不少的麻煩。原本他的夫人一個月前就去了北京女兒的家里。每天,落單的他上完班后,回家還有幾個朋友相伴打發寂寥,日子也算不苦不甜。可一休假,心境大變,想出行遠游,覺生多熟少,又無人相伴。想近處跑跑,幾趟老家回來,亦覺寡淡。那一顆休假的心總讓他左右不寧。不得已退而求其次,也不與朋友們說一聲,單飛北京,向著溫暖的方向去了。這也許就是他真性情的一面罷。(馬克利)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甘肅頻道
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
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220790
分分时时彩走势图50期 肉串加盟赚钱么 青海快三一定牛 波克城市斗地主 内蒙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北单比分投注规则 官方财神捕鱼游戏 头顶扑克牌比大小 重重庆时时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10分 有输验证码赚钱的吗 北京麻将牌去哪里买 新浪围棋安卓免费版 有哪些fm软件可以赚钱 天易棋牌是真的假的 宝彩娱乐是骗局吗 体球比分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