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幾年,這幾年
【字號: 新華網( 2019-11-12 10:11)  來源: 甘肅日報  作者: 楊曉峰

  寒露時節,一個平淡的日子,車子出東崗,穿定西,過香泉,迎著秋山,在太陽出來前彌散的薄霧中,沿柏油路盤山而上。這幾年,我成為一名幫扶干部,定期前往渭源縣的貴家粱。近三個小時的車程,盡可以望著車窗外一閃而過的樹木、群山、村莊、路牌默默地想心事。

  思緒飛到四十多年前。那幾年,每個生產隊都有一名駐隊干部。我家生產隊的駐隊干部為來自蘭州鐵道學院的呂老師,大人小孩都親切稱他老呂。

  那幾年,老呂和分住在各生產隊農民家的駐隊干部一樣,一日三餐由生產隊統一安排,每餐他交半斤糧票和一角五分錢。社員們都很純樸熱情,雖然家家條件很苦,但他們都會切點臘肉、加些雞蛋、買些韭菜,做碗像樣的臊子面,盡量讓駐隊干部的飲食可口些。駐隊干部起早貪黑,帶領社員修公路、修水庫、修梯田,在工地與社員同甘共苦,與老百姓有感情。鄰里有糾紛都去找他評理,說話大家都愛聽,社員們干勁十足,一心想改變家鄉的貧困面貌。

  那幾年,家鄉的公路、大壩、梯田、磨面機房、抽水站、蘋果園先后讓鄉親們受益頗多!上初中時,我每每站在山頂,看著山下波光粼粼的大壩,聽著磨面機房的隆隆機器聲,置身于滿山飄揚的紅旗下,置身于揮汗的人們和來回忙碌的推土機和架子車旁,覺得長在紅旗下真好。母親那時是蘋果園的園工,蘋果園應該說是當時生產隊的產業雛形,收入全部用于補貼隊里的資金缺口。蘋果園里除了蘋果是主業,釀造的麥麩醋遠近聞名,種植的洋蔥、蒜薹、西紅柿等當時的稀有蔬菜拉到縣城出售,很快就會賣完;此外,還建有長毛兔和大白豬養殖站。那幾年的臘月三十,家家戶戶準備過年,父親帶我和弟弟妹妹幫母親給養殖站的蓄水池聯系抽水,水管凍住時,我們就從山泉或井里挑水,以備春節蘋果園養殖站的用水。母親喂養的長毛兔個個一身雪白絨毛、憨態可掬,活脫脫廣寒宮的玉兔,母親因工作突出被評為全縣的勞動模范,戴了大紅花。

  那幾年,中秋節前后在蘋果園按工分給每家每戶分蘋果的喜慶場景總是讓人激動,還有來自甘南收購家鄉蘋果的大卡車停在村口公路邊,孩子們歡叫著撿回從車上掉下來的蘋果的歡樂氣氛定格在我的記憶。

  那幾年,那些駐隊干部,至今感念!

  “楊老師,把你又麻煩(方言:辛苦)來了。” 我的思緒被遠處山坡上老賈的招呼聲打斷。他撇開羊群,讓附近另一名干農活的村民照應著,沿坡一路小跑下來,被山風吹紅的臉笑著。原來他在一邊牧羊,一邊等我。此時,霞光已灑在村口路邊的幾棵金柳上,照得密密的滿樹柳葉明晃晃的,泛著層次無限般的光點。羊群和早霞的照映,昭示著老賈的日子已經好起來了!我們倆碰面后聊著天去往他家。

  老賈叫賈福勝,是我的扶貧戶,去年已脫貧。用村支書郭志偉的話說,“老賈是個勤快人,熱情,對日子很有信心。”

  這幾年,大安鄉大澇子村的精準扶貧成果令人欣慰。易地扶貧搬遷戶的住房條件顯著改善,危房改造使更多老百姓住有所居,到戶科技產業比如光伏并網發電等使鄉親們的囊中漸漸不再羞澀。單位斥資改建的村委會大樓成了鎮上最耀眼的建筑,援建的養雞場、榨油廠、洋芋庫著實讓鄉親們得到實惠。大安鄉中心小學課余戲耍的孩子們一定和那幾年的我有同樣的感受,長在紅旗下,真好!快到知天命之年的老賈當然也有了這種感受!

  老賈所在的馬家岔社閑依在貴家粱的山凹處,遠遠望去,靜靜的貴家粱由東而西竟排列著整齊的南北向山峁,山峁上樹不多,但每一棱山峁鑲著一層層梯田,秋山明凈,乍一看像八卦圖,一時興起,應景拍照,發至微信,朋友們點贊稱多美的地方、多像山水畫啊!其實我想表達的是對堅持在扶貧攻堅一線的奮斗者的深深敬意!

  這幾年,老賈是自強的。鄉政府資助的母牛長得圓潤,溫順地在棚里臥著,懷著四個月的仔;自養的羊群在坡上撒著,悠閑地吃著豐草。田畦中種植的玉米、洋芋年年豐收,用他的話說:“日子好著哩,可踏實了。”妻子在定西打工,偶爾去新疆摘棉花。夫妻倆供養著三個孩子——寶霞、寶紅、寶杰,寶霞和寶紅兩個女兒享受了政府助學金的資助,高中畢業后先后都考上了大學,談吐得體,出脫得靈光,兒子寶杰在讀初中。孩子們是老賈的希望和動力。

  走在村里硬化的道路上,盡管秋日的陽光肆虐絲毫未減,但沒有污染,吸著好空氣;沒有喧囂,沐浴著清靜感,別有幾番愜意。這是好地方!我相信,人和地方之間,是有緣分有情感的。貴家粱是老賈們祖祖輩輩熱愛的故土,隨著日子紅火起來,他們更加愿意堅守。

  這幾年,老賈變得自信了。質樸、祥和的農家小院通了水電,炕上的被褥疊得方正,炕單洗得發白,地上沙發前的茶幾玻璃下面是三個孩子及同學的照片。老賈的老母親在隔壁屋子安心制作辣子醬,看見有客來,從一堆紅紅的辣子后面起身笑笑,又低頭專心切著辣子。院落的水泥地上不像別的農戶堆些雜物,很是整潔;廁所掃得干凈;六房土蜂窩靜臥在廚房的屋檐下,蜂兒在各自忙碌著,顧不上理會院子里的不速之客。

  貴家粱,這座默默無聞的大山,重巒疊嶂,四季更迭,一切是那樣恬淡而自然,就像山里人。臨走,老賈握住我的手說:“楊老師,天冷了我割蜜,你來嘗嘗,土蜂蜜可甜了!”我微笑著,老賈也微笑著。(楊曉峰)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甘肅頻道
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
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220784
分分时时彩走势图50期 湖南动物快乐10下载 足球让球即时指数 波克棋牌下载完整版 青海11选5开奖直播 波克棋牌官方大厅 2011中国足球直播 内蒙古快三推荐号 奇迹娱乐游戏 篮球比分直播90vs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109单开赚钱任务 浙江11选5 fg美人捕鱼活跃值 足彩胜负彩18087推荐 qq捕鱼达人3d攻略 球探网篮球即时比分